橡胶木家具
所在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橡胶木家具 >

今年56岁的彭耀文出生于环卫世家

更新时间:2018-11-07 点击数:

  

  1月31日,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圆满闭幕。作为省人大代表,尖草坪区环卫队的环卫工人彭耀文参会后,回到家将参加会议的新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好。2月1日清晨,寒风凛冽,他又早早来到尖草坪区环卫队,与同事李师傅一道开车出发,计划将辖区内的旱厕和水冲式公厕都疏通清掏一遍,确保春节期间,公厕能正常使用。

  今年56岁的彭耀文出生于环卫世家,从小受到父母的熏陶,深深地理解环卫工人的辛苦。1986年从部队退役后,他顺其自然地加入环卫行业,成为尖草坪区环卫队的一名掏粪工。后来,随着环卫机械化水平的不断提升,彭师傅开上了吸粪车,依然奋战在环卫一线时许,彭耀文和同事一同开着吸粪车来到位于尖草坪区光社附近的一处旱厕,刚下车,他们就忙活起来。彭师傅从吸粪车上拖下一根几米长的塑胶管,碗口粗,另一头连接着吸粪车。“太远了,够不着,再加一根管子。”他一边干活儿,一边说:“城市不断发展,尖草坪的旱厕已所剩无几,这里是其中之一,因为周边不少人还在使用,每隔三五天就要来清理一次。”说起辖区内公厕的情况,彭耀文如同一张“活地图”。“每天和公厕打交道,哪个地方是什么样,都在我脑子里。”彭耀文笑着说。他和几个同事每天承担着全区30多个公厕、40多个化粪池的清掏清运。现在公厕如何分布,具体哪座在啥地方,化粪池和下水管道咋分布,他的心里一清二楚。

  公厕堵塞,清理起来最麻烦。因为便坑的下水口很小,结构弯曲,往往没办法使用工具,只能趴在地上,把手伸到便坑内掏出堵塞的异物。清掏时,胳膊上、手上肯定会沾上粪便,有时还会溅到衣服上,甚至脸上。

  这些情况,对彭耀文来说是家常便饭。他告诉我们,夏天抽粪时,苍蝇、蚊子像一枚枚“炸弹”,轮番往人身上“轰炸”;冬天,化粪池结冰,清掏时,还得跳进又黑又窄的粪池里用镐刨,用锹铲;春秋两季稍好点,但有人把粪池当成垃圾点、下水道,瓜皮、果核等杂物随意乱扔,增加了清理难度。有一次,彭耀文和同事乔师傅清理一座化粪池,因堵塞严重无法正常抽吸。见此情况,彭耀文说了一句“我来”。话音刚落,他拿着铁锹跳入池中,一阵阵呛人的味道几乎将他熏倒。尽管如此,他还是耐心地用铁锹一点点将垃圾、碎砖、淤泥、杂物往外铲,用手一点点往外拽。

  环卫工作,除了日常清理,时常还需要应对各类突发状况,每逢此时,彭耀文总是抢先上。

  有一次,一辆运输高浓度碱液的罐车侧翻在公路上,情况十分危急。接到命令,彭耀文第一时间赶到事故现场,不顾被高浓度碱液烧伤的危险,迅速用水稀释路面抽取泄露的碱液,用了大约3个小时才排除险情。每年冬季降雪后,为了确保道路顺畅,他总是最早来到单位,消融融雪剂,上路撒布融雪液,一忙就是十几个小时。

  为了确保车辆稳定作业,彭耀文总是及时检修和保养,时刻还注意节油、降耗,有了好点子,总不忘和同事们交流。这么多年来,他总是超额完成出车任务,每年安全运行超过2万公里,年清运粪便达到1000多吨。平时,听说哪里发生了灾情,尽管家里不富裕,爱人没有工作,他也带头捐款捐物。粪便消纳处理一般都在偏僻的郊区或者农村,运输过程中,他总爱帮助附近的群众稍点东西或是顺便搭载他们一段。作为第二次当选省人大代表的基层工作者,谈到刚刚闭幕的省人代会,彭耀文依然很激动。他说:“这几年,感觉最明显的就是我们生活的城市越来越美,越来越干净。特别是去年,尖草坪区很多地方实行‘煤改电’‘煤改气’,原来冬季随处可见的煤灰没有了,城市亮丽了,作为环卫工人,我们最开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曹女士的订货合同中写明:除了主卧床表明“美

下一篇:看到橱柜抽屉被墙卡住